凤凰彩票网首页 > 通信与网络 >

华为和联想背后:通信与计算机爱恨情仇三十年

  华为是CT(通信科技)业的一面旗帜。CT包括众多种类的通信与网络设备,以及我们都有的智能手机。

  联想则是IT(信息科技)业的一个代表。IT包括了个人计算机(PC)、服务器、存储等各种信息化技术,以及基础软件与应用软件。

  第二阶段,两个行业幸福地相爱了,还生了个白胖小子——互联网。电话交换机和电脑都卖疯了!

  第三阶段,随着智能手机和云计算的出现,IT和CT相互之间进行了相互渗透,也有了激烈的竞争,再也难分你我。所以现在统称:ICT!

  这就是一个江湖。几家欢乐几家愁!本文中,描述了很多这样的悲欢故事。比如:

  ——苹果本是一个没落的电脑公司,却东山再起杀入通信领域。乔布斯定义的智能手机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替代了诺基亚曾经的王者地位。

  ——华为作为通信厂商(包括手机),却冲入了IT战团,不仅做服务器存储,还做笔记本。

  二战时期,为了破解纳粹复杂的密码,艾伦·图灵(Alan Mathison Turing)发明了计算机。战后,他因性取向而被迫害。凄凉地去世的时候,身边有个咬了一口的苹果。大家说这是苹果公司LOGO的由来。电影The Imitation Game重现了历史。

  1958年我国就建造了第一台大型电子计算机—104机。在全球计算机发展的初期,中国是有自主研发能力的几个大国之一,与国际先进水平差距不大。随后的,正好是国际上集成电路大发展的时期,中国掉了队。改革开放后,计算机发展到了个人电脑(PC)时代,国内的技术一时赶不上,国内企业都是从代理国外的微机开始的。倪光南院士这样介绍中国的计算机历史。

  也是1984年,13岁正上初中的马化腾刚刚举家搬到深圳,很快有了几万元一台的个人电脑。真是”普通家庭马化腾“。

  也是1984年,刘强东10岁,读小学四年级,他去镇上公社,坐在门口看着电灯泡这么亮,被震撼了,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这技术太高了!那一年,奶茶妹妹还没出生。这是”不知妻美刘强东“。

  三年前的1981年,IBM为了能进入到以前IBM不涉足的家用市场,做出了个人电脑(PC)。

  IBM PC成功整合了Intel的x86架构CPU和微软的DOS操作系统。比尔盖茨的微软从此发迹,他的母亲Mary Maxwell Gates在任全国联合劝募协会执行理事会主席期间与IBM的首席执行官John Fellows Akers共事。这就是“退学好少年盖茨”!

  1982年,IBM公开了IBM PC上除BIOS之外的全部技术资料,从而形成了PC机的“开放标准”,使不同厂商的标准部件可以互换。IBM真是具有大公无私的国际主义精神啊!

  因为有开放标准,因此有了众多主板生产商(华硕、微星等)和整机生产商(德尔,康柏,惠普,宏基等)。PC机产业火箭般上升。

  我第一次上计算机就是30年前的1988年,高一的计算机课。应该就是IBM兼容PC。我用BASIC语言编了一个小程序,在桌面上显示出一个三角形,激动万分。好景不长,进入高二后,一切转向高考指挥棒,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联想是从代理IBM PC起家,后来又转到了代理美国的AST(虹志)电脑,并在其中插入了倪光南在中科院开发的联想汉卡,可很好地输入输出中文,火爆一时。

  倪光南牵头自研联想的PC。联想在国内第一个开发出主板,并于1989年在德国汉诺威的CeBIT博览会上首次推出,速度比AST还快!联想因此获得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

  联想因为有自己的主板,在电脑业后来居上,超过了长城(国产第一台PC缔造者)、浪潮、东海、方正等公司,后来居上,成为了国产微机第一品牌。 这与华为自研麒麟手机芯片,成为国产第一品牌何其类似!

  不仅如此,联想激光打印机通过自己设计ASIC芯片,从无到有,一度成为国内激光打印机第一品牌。

  记得是1992年南巡之后不久之后的6月,倪光南回到母校东南大学做报告,正在读大二的我在台下听到了他充满激情的声音:自主研发,自主研发,自主研发!!!

  最关键的文字处理方面,国产WPS文字处理软件和CCED制表软件一时火爆。WPS留了个后门,有个万能密码:qiubojun(求伯君),成了公开的秘密。

  CCDOS是长城做的汉字操作系统(其实是DOS汉化),解决了汉字在计算机内存储和显示的问题,严援朝因而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假以时日,本可以成为真正的计算机操作系统。

  但微软的”吸星“实在太厉害,看到谁有好东西,就迅速学到手。Windows是学习的苹果的图形界面,Office是学的王安的WPS、Word Perfect和Lotus123, 浏览器则是抄的NETSCAPE。

  在中国,微软推出了中文Windows和中文Office,加上盗版横行,国产操作系统和文本处理软件就集体停摆了!

  为了用好五花八门的国外软件,涌现出了不少外挂式中文翻译软件,如欧阳浩哲帅锅开发的晴窗中文大侠,直到今天,还可以下载使用!

  苹果PC界面好,第一个使用图形界面和鼠标,Windows也是学的他。但是苹果硬件和软件全封闭,不敌IBM率领的群狼战术。苹果业务一落千丈,乔布斯被赶出了董事会,就去拍动画片去了。

  王安的文字处理机,段永基的四通汉字打印机,一度都非常火爆,但在IBM引导的PC潮流中,也都失败了。王安是第一个在IT界青史留名的华人,致敬!

  1982年,学校利用世界银行贷款从美国进口了价值160万美元的Honeywell公司DPS8/52中型计算机系统,有60个终端。能有机会买到这么先进的系统的大学在全国也只有十家左右。

  机器从上海进关,东大专门派了车队去接。那时候路不好,晚上停车休息时,保卫处还轮班站岗守护。

  学校为此成立了计算中心,77届冬天第一次高考录取的孟宪农等10位毕业生分配进来了,负责接收和操作这台计算机,为教学、科研工作服务。

  主机在中心机房,学生上机的机房里拥有60个哑终端(dummy terminal),供学生上机,BASIC语言编程是基础课程。早期还要打纸带进行输入。但我去的时候,已经是屏幕加键盘了。

  去计算机中心上机,如临大敌,要经过好几道门,要换鞋,穿上白大褂,然后才进入原木颜色装修的机房。我当时很诧异,居然还不如我读中学时用过的电脑!

  我见证了这套系统的终结。东大后来就用IBM兼容PC了。霍尼韦尔自己也将计算机技术主要用于自动控制和传感领域去了。

  谁也没有想到,现在的桌面云计算(京华科讯于全国首家推出),架构居然与这很类似,只是价格却只有以前的零头!

  八十年代,学校传达室有个摇把子电话(模拟制式),经常看到大人在大声大气地打电话。接线生问你要通哪里,然后通过插线的方式来人工转接。

  有天中午,电话响起,传达室没有人,我大胆地拿起话筒,冲里面鬼哭狼嚎了几声,在对方一连串“你是哪个小兔崽子”的追问声中仓皇扔下话筒逃生。那种独特的沙沙声音(模拟制式),一直在记忆中。

  老部长决定引入世界上最先进的数字程控交换机,这是个英明的决定。最早的一台于1982年安装在福州市!

  也是在1987年,华为创立,起初是做深圳最热火的贸易,甚至还卖过减肥药。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华为开始代理香港的HAX企业用小交换机(模拟方式),从此开始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1990年左右,家乡的小县城也兴起了装电线元,还要找关系插队。这个钱,当时可以买个房改房。我和弟弟戴斌因为都要出去读书,家里装不起,好羡慕”别人家“。

  1989年夏天,时任宁德地委书记的习同志到福州调研程控电线年,华为和中兴从企业用小交换机(模拟机),进入了邮电局用的数字程控交换机的开发。

  联想也开发出了程控交换机,并且在廊坊和中南海使用。倪光南的学生,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毕业的罗争博士,是开发负责人。

  倪光南设想的是大力发展程控交换和芯片业。然而1995年6月30日,他在联想的一切职务都被免去了。壮志难酬,长使英雄泪满襟。

  1995年,广州有了GSM数字移动通信,引领了中国潮流。我也在1998年拥有了人生第一台手机:诺基亚5110。此时,爱立信、摩托罗拉、诺基亚三家如日中天!

  华为于1997年开发出移动通信系统。西方公司这次学聪明了,大幅降价和提升服务,对华为、中兴、大唐等国产GSM企业围追堵截。

  1999年金秋,华为终于在福建省取得了史诗级的突破,并从这里辐射到全国,甚至全球。福建移动和时任福建省省长的习同志给予了大力的支持,详见上观新闻首发的戴辉写的文章《华为的长征》。

  福建的GSM合同达到了3个多亿,而华为以前的合同没有上过亿,所有的文档和表格模板里都要临时增加位数!

  1995年,我在中山大学电子系读研究生的时候,中国教育科研网CERNET开通了,这是中国最早的数据通信网络之一。我也有幸成为了中国最早的互联网用户。

  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hina Education and Research Network)简称CERNET,是由国家投资建设,教育部负责管理,清华大学等高等学校承担建设和管理运行的全国性学术计算机互联网络。

  当时有了几个互联网业务:电子邮件、浏览器(、BBS(电子公告牌和论坛,如水木清华)、泥巴游戏(MUD)、FTP文件下载等。水木清华是当时最大的电子公告牌(BBS)。

  我还记得我们通宵达旦躲开老师上Playboy网站看每个月的封面女郎。很高分辨率的照片要极慢地一线一线地呈现下来,一张照片就要等两个小时。等待的感觉,也是很美好的。

  在网上与暨南大学一位马来西亚的归侨女生谈得很开心,但是没有敢去见面。是不是该遗憾?!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里,”痞子蔡”在网络上因一篇Plan邂逅女孩轻舞飞扬,一来二去的网上聊天和之后的见面,轻舞飞扬又不辞而别,因“红斑狼疮”不幸去世。我颇感伤了一把。

  张朝阳的搜狐于1998年2月成立,他来深圳做了一个报告,台下有个叫马化腾的年轻人听得热血沸腾,于同年的11月注册了一个叫腾讯的公司。1999年,”悔不该创业“的马云成立了阿里巴巴,2000年1月李彦宏成立了百度。BAT就全了。

  1999年,在福建省省长习的大力推动下,开始了数字福建的建设。网速飞快,一个年轻人开始了专门抢域名的生意,他就是蔡文胜。

  1997年我毕业的时候,拿到了广州市电信局数据通信分局的OFFER。那个时候,通过电话线拨号上网,是最流行的方式。

  广州电信当年的日子好过得很。但我有着浓厚的产业情怀,还是南下深圳,后来加入了华为。这是多么痛彻心底的选择!

  联想在2003年收购了PC鼻祖IBM的PC业务,联想一路”买买买“,形成了路径依赖。

  中国几个全国性品牌的格局也基本形成了,联想、长城、同方、方正等,后来,海尔也加入了战团。

  没有任何背景,在华强北倒买倒卖的吴海军赚了快钱,决定自己开发主板,并在国内的“攒机”市场里成了最大的大陆本地品牌。1999年11月20日,神舟一号上天,吴海军热血上头,第二天就申请了神舟商标,开始做品牌电脑。吴海军和倪光南一样,都是东南大学的毕业生。

  基础软件艰难起步。国产的操作系统基本上都是基于开源的Linux,可以用于PC或者服务器深度Linux(Deepin)、中标麒麟(NeoKylin)、银河麒麟、优麒麟(UbuntuKylin)、startOS(起点操作系统)、中兴新支点、威科乐恩Linux(WiOS)、凝思磐石、思普、中科方德、一铭等。

  数据库(南大通用、人大金仓等)、中间件(金蝶、东方通)等基础软件,也发展了起来! 我在华为的时候,组织测试了华中达梦数据库(中软),华为也自研了内存数据库。

  再说应用软件,更是“遍地开花”。除了大家熟知的杀毒软件和金山词霸,南金蝶北用友的ERP外,东大阿尔派(东软)、中国软件、润和软件等众多软件厂家也开发了大量针对行业的五花八门的应用。

  在中国有了自己的文档标准之后,微软就开放了文档接口。WPS英雄归来,我现在正用着呢!

  2016年,我的以色列朋友Aviad邀请我去以色列参加英菲尼迪基金AmirGal Or组织的中以创新论坛。我与东软主席刘积仁同行,和科技偶像从未如此接近。

  其实我也曾是编程圣手。读研的时候,编写了好几套基于FOXBASE的商用数据库管理软件卖钱,还是培训学校《数据库中高级编程》的教师。好汉不提当年勇!

  当年如日中天的电信设备供应商,如北电、朗讯等都在大力推广ATM异步传输模式。ATM面向“连接”,过于复杂,难以实现,代价高昂。

  游牧民族打败了锦衣美食的贵族,屌丝逆袭成功。ATM最终失败了,IP完胜!我有幸亲身见证了这个伟大的过程。

  港湾狂赌IP极大地刺激了华为。华为调转枪口,从ATM转过来猛扑IP,也不管什么IPD流程了!因此从这点来看,男哥对中国的数据通信和互联网产业是有贡献的。

  中国的程控交换和移动通信都比西方国家起步晚很多,但在数据通信及互联网等新经济上,紧跟美国,成为了世界第二!

  从IP胜利的那一刻起,传统的通信学科已经不存在了。计算机领域的思想大量入侵通信领域,导致了通信计算机化。我研究生就读的中山大学,就把通信和计算机归并成信息科技学院。对了,我有一个牛掰的嫡亲师兄,就是小米的林斌。

  华为在2001年IT泡沫破灭最艰难的时候,也曾经想将北京研究所的数据通信IP业务卖给当时如日中天的联想,小几个亿,但是联想觉得价格高了些,没有买,失去了一个计算机与通信网络融合发展的好机会。

  华为在美国卖了几台路由器,惹了一个大官司。思科起诉。华为和亏损累累的3COM成立了合资企业,从事企业级的数据通信业务。于是,思科又与华为和解。华为和3COM这对难兄难弟,“谁背谁过河”?

  传统的程控交换机从TDM电路型逐步演变为softswitch(软交换)架构,又逐步演进为IMS架构。硬件现在都是基于各种形态的服务器(也是一种计算机)了。

  去年,中国电信最后一台传统TDM电路型交换机正式下线,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结束!

  早期的功能机(feature phone),也就是打打电线年,苹果乔布斯推出了他定义的智能手机,从计算机领域悍然进入通信领域!

  其实手机也是一种PC,而且使用起来要灵活得多,极大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尤其是微信、支付和导航。2017年,两男子跨省赴杭州抢劫,连抢3家店只抢到1800元,我们这里没有现金!

  华为因为在全球悍然“强拆”其他厂家的GSM,因此布局很好,在3G升级中大赚特赚。这个模式起始于2004年,我孤身去菲律宾,拓展出将首都马尼拉整个GSM网络强行搬迁的宝贵机遇。DMPI的董事长对来访的华为副总裁徐直军说:你们的对手告诉我,在千万人口的大城市整网搬迁,全世界都没有成功先例。全世界都等着看我们两家的笑话!

  智能手机使用了基于ARM架构的芯片,在处理器方面引发了另外一场革命!!苹果、三星、高通、华为、小米、联发科、展讯等的智能手机芯片,都基于ARM,采用精简指令,省电节能!

  几年前有大名鼎鼎的“中华酷联”说法。这是傅军提的,当时华为还要沾沾其他三家的光。

  AI财经社《死于公元2011》一文中写到:2011,是手机行业山雨欲来的风暴前夜。有人还在梦里,有人仓惶惊坐起,还有人挟着变法之势气势汹汹。唯独华为嗅出苗头不对,急得任正非连夜开会破口大骂,你们都落后了,还低调!另一边,革命派干将雷军的小米粥刚刚下肚,变法大计走出第一步。而OPPO和vivo一大早起来,来不及伸一个懒腰,发现潮水的方向变了,整个世界都不好了。

  2014年,迎来了中国的运营商取消手机补贴的历史性转折。选择大力做品牌的华为、小米、“蓝绿机”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过分依赖运营商渠道的”中酷联“则集体衰落。不过,中兴借助于雄厚的通信背景,在美国还是占据了10%的市场空间,如果能挺过这次难关,未来还有机会。

  但手机行业,是快速消费品,变化实在太快。联想悔不该在2014年并购了摩托罗拉手机,背上了一个大包袱,也是联想海外亏损的重要原因。

  在消费品领域,通信公司对计算机领域吹起了进攻的号角。华为和小米在通信终端成功后,气势汹汹地杀入了笔记本电脑市场。我现在敲打的还是lenovo的E431,下一个笔电我该买谁的呢?华为在3G、4G、5G上都有数量不菲的基础专利,同样适用于手机,这也是华为为什么可以从苹果和三星得到专利授权费的原因。

  高通一直是移动通信标准领域里大的玩家。好玩的是,美国还有家公司叫InterDigital,孜孜不倦地找高通收取专利授权费,强中更有强中手!

  云计算改变了这个世界,同样在PK为了对付“黑色星期五”的疯狂抢购,亚马逊建立了庞大的数据中心。但是平时资源又闲置得很厉害,亚马逊就于2006年对中小企业提供了公开的云计算服务,AWS!

  在此之前,企业在要买一些服务器,来装公司的软件(如财务软件和ERP等)和数据。员工电脑与服务器之间通过B/S或者C/S架构进行通信。

  更进一步,有些公司还为你提供云计算的SAAS业务,如金蝶的云之家、阿里的钉钉等。最有名的是美国salesforce的CRM业务。云计算的发展,离不开广泛、可靠而廉价的通信连接,如宽带和4G。这个好理解。

  云计算的重要技术基础是虚拟化技术Virtualization,这个不好理解,可以直接跳过。

  虚拟化技术是1960年代IBM发明的。当时大型机是十分昂贵的资源,因此IBM对大型计算机进行逻辑分区以形成若干独立的虚拟计算机,以充分利用投资。换一句话说,就是将一个大电脑虚拟成很多小电脑,可以同时给很多人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立电脑。但是IBM并没有大规模对外推广这个技术。

  VMware的创始人Mendel Rosenblum 当时是斯坦福计算机系的副教授,他和妻子Diane Green于1998年共同创办了虚拟化软件公司Vmware,次年,该公司推出了在Intel的x86芯片上进行虚拟化的软件。

  由于开源软件的出现(KVM虚拟引擎,以及Openstack等),现在华为等“一大八小”中国企业进入了服务器虚拟化主战场,做得可圈可点。境外的微软、Citrix也是重要玩家。

  AWS以前一直是自己在CITRIX的XEN上面进行开发和改良,前段宣布开始使用开源的KVM技术了。

  然而,巨无霸IBM一直轻视云计算的发展,向企业和政府卖其昂贵的小型机是其巨大的利润来源。

  美国中央情报局招标,AWS亚马逊中标,6亿美元,IBM出局。IBM愤而起诉。美国政府说:AWS的方案,无论是技术和商务,都优于IBM。痛定思痛,蓝色巨人彻底调整思路,坚定云化。受刺激的还有Oracle, 微软等传统IT大佬。

  国内的公有云领域,阿里云是最有名的,这是心理学博士王坚同学拉马云下水的。据说当时阿里高层都反对,但是王坚一直在坚持。

  华为也大规模地进入到了运营行业:公有云。尽管这件事情直接打破了华为基本法的第一条:永不进入信息服务业。

  BAT三家,金山、盛大都杀入了战团。AWS和微软的Azure也进入中国。

  主要的公有云中,唯有Ucloud是没有什么产业背景创业做大的,季昕华在华为腾讯盛大都工作过。

  浪潮在1993年做出了第一台有自主品牌的服务器SMP2000。2013年1月,浪潮发布中国第一款自主研发的、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主机产品——天梭K1,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进步!

  当然,其实联想本也可以考虑自己做x86服务器的,服务器可以理解为是一个加大号的PC,供应商和PC也差不多。只是联想对通过并购扩大规模已经形成了路径依赖。

  华为从事的通信的核心网络已经全部演进到了基于各种服务器的架构,实现了与计算机的深入融合。老是买也不是办法,就开始自研了。华为陈安虎团队通过给BAT定制服务器,在商业上获得了成功。

  现在华为、联想和浪潮,经常在国内撕逼,谁是国产第一。曙光(主攻高性能计算)和宝德(太极收购)、长城、中兴、华三等在边上看戏。

  阿里云的服务器据说是直接去和Intel谈CPU的价格,然后找富士康代工。Google和亚马逊也是也是这么干的。马云喊线万台的ARM服务器,我问一个国际主流的ARM CPU公司的人,他笑了:阿里是故意这么喊,好和Intel谈价格呢!商用电脑受到了桌面云计算的冲击

  政府和大企业采购的商用电脑,绝大部分是台式电脑,也有一些一体化电脑。国内一年大概有两千多万台的采购量,总金额有好几百亿人民币。这也是联想业务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台式PC已经有超过三十年的历史了,也面临着桌面云这样的新兴技术的竞争。桌面云是俗语,学名是桌面虚拟化基础设施(VDI),首创者是美国的CITRIX(思杰)。

  以华为为例。09年以前,所有人都使用联想的台式机和便携机。09年开始,研发和管理体系逐步引入CITRIX公司的桌面云。现在华为已经基本上不再使用台式电脑了。但是便携机还是使用联想的THINKPAD。迈瑞、中兴、华星光电、苏宁等也一样一样的。

  本地只是一个哑终端,计算和存储在云上。一方面信息更加安全,实现了本地不存密,网络不存密。另一方面是,大大节省了软硬件维护的人力和负担,效率也大大提高。Computer Profile有一个调查结果。截止2016年9月,在荷兰政府超过50人的地方,桌面云渗透率已经高达了67%!

  他们有个共同点,都是从通信网络领域跨越传统界限入侵过来的。京华科讯创始人曾浩文曾是华为C&C08程控交换机(128模100万用户)的研发总裁。2010年,京华科讯就已经在中国第一个做出了自主可控的桌面云操作系统。回忆往事,曾浩文说:自主研发线月,京华科讯桌面云成功运行在采用中晟宏芯Power芯片的中太服务器上,支持了一个x86瘦客户机和一个ARM瘦客户机,并使用国产Linux OS(麒麟)。这是国内首次在采用国产CPU的服务器上进行桌面云DEMO。

  国产自主可控的处理器芯片主要是飞腾(ARM)和龙芯(MIPS),这两款芯片目前只支持Linux操作系统。

  IBM开放POWER来对决英特尔。苏州的中晟宏芯购买了Power 8的源代码授权,做出了国产服务器CPU。在某些场景下,power的计算能力远超过intel。中太服务器第一家做出基于该芯片的服务器,并实现了规模商用。

  国产Linux操作系统既可以用于服务器,也可以用于PC。主要开发商之一的深度科技公司刘闻欢在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表示:“国产Linux操作系统已经基本能够满足政府办公使用。最近在一些市政府、国家部委的试点也取得了关键性进展,虽然试点中‘x86 CPU+国产操作系统’的总量仍然比较多,但也有相当部分是‘国产芯片+国产操作系统’形式的存在。“

  由于智能手机的发展,很多应用其实都在手机上实现了。政府岗位在PC上的应用其实越来越刻板,根据场景来适配是可以做到的。Windows10的新功能,并不一定真的必需。

  天河和神威太湖之光,是国内两大超算体系。核心技术是多CPU的通信和协同。

  前者用飞腾基于ARM的CPU,后者用申威的CPU(来自DEC的alpha),两者都实现了完全国产自主可控。

  2016年3月,我应邀赴硅谷参加GPU(图形处理器)大会,并赴英伟达(Nvidia)公司进行虚拟化的交流。一路之隔,就是华为的研究所。

  我以前觉得GPU就是用于图形图像处理、动漫渲染和3D加速的,但这次访问令我眼界大开。

  GPU因在并行计算、浮点以及矩阵运算方面的强大性能,成为了人工智能、无人驾驶的技术基础,也成为了HPC的重要技术基础。大会中,我看到华为、曙光、浪潮、联想等公司的高性能计算服务器大量用到了GPU。石油大学的老师告诉我,HPC中的GPU用来对石油勘探中的大量数据进行处理,还可用于仿真、物理化学、气象环境等的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