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网首页 > 通信与网络 >

人大代表“出击”电信诈骗 运营商要担责

  为彻底遏制电信诈骗越演越烈的趋势,两天来,5位在粤的全国人大代表和6位省人大代表,在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黄业斌和陈小川的带领下,视察了中国移动广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移动)、中国联通广东省分公司、中国电信广东分公司以及省公安厅,昨天下午又召集了省法院、省检察院、省通信管理局、广东银监局、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等相关单位一起座谈。

  代表们称,各方汇报的情况“一片大好”,工作也做了很多,但群众的实际感受却是诈骗电话越来越多,形势越来越恶劣。作为最关键环节的三大电信运营商和银行,真的把工作做到位了吗?

  在汇报中,三大运营商表示,截至目前,电线%。留下的未实名的“尾巴”很小,但经过用户量的测算,未实名的卡数已超过200万张,漏洞依然惊人。按省人大2015年12月30日通过的《关于落实电信用户真实身份信息登记制度的决定》,100天不补办实名登记,要暂停服务;再过90天仍不补办,将终止服务。

  省人大代表刘涛称:“三大运营商在落实省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地方法规时,显然都没有做到位,都没有不折不扣地执行。什么时候能够做到?”

  广东移动回应:“我们目前还有1%多、100来万没有登记,今年年底前完成。”

  全国人大代表陈伟才:“诈骗分子一分钟可以群发几百万条诈骗短信。为什么你们的工作做得这么慢?”

  在代表的一再追问下,三大运营商均表示,原计划今年年底前做到100%实名制,现在将尽可能压缩时间,三天内给予答复。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小川表示:“必须遵守法律的规定,要落到实处,不打折扣。1个月内,不实名登记的停止服务;3个月内,全部清理完毕。1个月后,我们会组织相关检查,也会要求媒体和群众监督。”

  其实,就算三大运营商完成了电话卡的实名登记,也依然存在大量“寄名卡”——使用人和登记人不一致。

  陈伟才:“去年人大代表就电信诈骗问题约见政府部门时,我给了三大运营商三张我从街边随便买来的手机电话卡,想知道是谁登记的。只有广东移动回复了我,说涉及私人秘密,不能告诉我。我问,这些卡是怎么流到马路边销售的?回复说,他们也不清楚。前天晚上,我又轻松地在街边买了一张手机电话卡,还是不需要我登记,150元,有88元线G流量。我还通过网上购买了电话卡,寄过来的,同样不需要我登记。我今天还想问,这个号码背后,登记的到底是谁?”

  直到会议结束,陈伟才也没能等到答复。广东移动表示,100%实名制后,“寄名卡”的问题在技术上依然无法解决,“现在做的第一步,是让每个电话号码都有个名字,之后我们在想办法解决人卡一一对应的问题”。

  在实名制落实上,做得最不好的就是170、171号段的号码,日前震惊全国的女大学生徐玉玉遭诈骗后身亡事件中,打给徐玉玉的就是该号段号码。这部分号段是国家工信部为了引导民营经济进入信息产业,发放给民营资本的电信资源,管理和运营权在民营资本手中。

  刘涛问:“运营170、171号段的虚拟运营商执行实名制很差,作为监管部门我们处罚了多少家、多少次?广东的情况如何?”

  省通信管理局副局长翟雪梅回答:“虚拟运营商我们约谈了16家,要求整改。它们是在国家工信部的抽查中被发现的,部里直接作了处罚。广东抽查的情况比较好,这一号段的实名制在99%以上。”

  刘涛:“这和老百姓的感受差距太大了。公安直接给我们建议,170、171的电话都不要接。我觉得国家工信部转让出去的这部分资源,没有达到最初的效果,完全是浪费的,还造成了危害,应该取消。”

  电信诈骗中危害最大的,就是境外打来的诈骗电话,他们通过改号,让号码看上去像国内公检法等机关的电话,然后实施诈骗。案值在10万元以上的基本是这种境外改号,并且被诈骗款项被迅速在境外拆分到上百张银行卡中,分头提走,几乎无法追回。在视察中,代表了解到,目前三大运营商对境外电话的拦截可以做到成功拦截改为“+86、+87”的号码,而其他符合号码规范的,在技术上无法杜绝。

  在场的三大运营商均没有回答这一问题。省通信管理局:“运营商提供的是来电号码显示的业务。”

  朱列玉追问:“就是说只提供来电显示,但是不保证是真的?显示的是错误的电话号码或是改号后的假号码,运营商要不要承担责任?我花6块钱,买了个包子,吃了中毒了,店家要赔。现在我每月花6块钱购买了来电显示服务,结果被改号骗了,运营商要不要负责?”

  省通信管理局回答称:“对运营商来说,要传送规范的号码,但真实与否,要看运营商有没有在合同中说明,有没有说办理了这个业务就保证真实。”

  陈伟才说:“我认为,如果电信运营商不能确保提供真实的来电显示,就不要收老百姓这6块钱。这个服务和产品是有重大瑕疵的,应该取消。或者你告知老百姓,我这个来电显示服务,是有真有假的。我提一个建议,经公安机关查实,因使用非实名制电话卡或改号受骗受损的,运营商要先予赔偿。你们收了来电费用,提供的服务却是有重大漏洞的,必须先行赔付,再与公安联手追损。我相信,到时候你们的办法就会有很多。”

  全国人大代表陈舒表示:“作为三大运营商,你提供的是电信网络服务,按《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你有义务,保证你所提供的服务是安全的,不能给消费者带来人身和财产损害;如果发现有风险,你有警示义务,要提醒消费者避免受害。按全国人大常委会出台的加强信息保护的相关规定,讲了主管部门的责任,也讲了电信网络服务商要承担的民事责任,很清楚。希望我们各个部门很好地研究这些法律,按消法的相关规定追究运营商的民事责任。提供有这么大瑕疵的服务,为什么反而不用负责?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倒逼我们的网络电信服务。”

  一起电信诈骗发生后,被骗钱款往往通过上百个银行卡被分拆转走,犯罪分子从哪里弄来这么多银行卡?

  广东银监局称:“银行已实行发卡实名制,也完全能做到。但主要困扰是倒卖和卡的现象存在。一些人组织村民,到银行去开卡,一整套卡500元。银行发现后也报了案,但是因为没有犯罪行为,所以没法处理。还有冒名开卡的现象,用别人遗失的身份证或者偷来的身份证开卡。现在,国家发文要求各银行限制个人开卡数量,同一个用户不能在一家银行开超过4张卡,代理开卡不能超过3张。发文后,新开卡数量已限制,主要是存量如何处理。我们要求客户自行清理以前多开的卡,但很难。他不愿意来主动注销,有些人变了手机干脆联系不上,通知不到。”

  朱列玉问:“电信诈骗案中,汇款人的大笔资金被迅速分解到多个账户提走。这种异常的模式银行能否监控到,能否中止?”

  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表示:“一个账户的资金同一时间分拆到多个账户,这是反洗钱的特征,我们可以监控到。现在的流程是银行发现后要立即上报央行,但是不能立刻止付,需要判别后再作处理,没有立即止付的机制。现在我们建立了重大事件的冻结止付机制,今年上半年,有100多笔,是银行主动发现的,或是公安部门通知银行止付的。”

  省人大代表、珠海市公安局网警支队副支队长徐飞说:“我当代表第一年,写了7点意见给银行,是关于防范电信诈骗的。在答复我时每一点意见银行都表扬了一下,但是却没有下文了。我对答复表示不满意。于是银行把我请去谈,最后说,破案是公安的事,我们只要按银行法的规定办就行了。在侦破电信诈骗案时,需要调取银行的数据,也特别难。比如银行会让我们去嫌疑人的开户行调取。但是电信诈骗往往涉及上百张银行卡,数十个开户行,还遍布全国各地,我要多少警力去?花多少钱?”

  “电信诈骗现在给人总的感觉就是乱了。不是诈骗分子乱了,是我们自己乱了。各方都谈了很多情况,但是越谈越不放心。各个部门各自为政”。

  “诈骗分子的电话从境外冲过来,我们挡不住;老百姓的钱存在银行,很轻易就被拿走了;破案率这么低,起诉率这么低,明明犯罪了却治不了罪,丢不丢人?我们有23个相关责任单位,这就是失职。”

  “在诈骗与反诈骗的博弈中,我们节节败退,根子主要是部门利益。这些部门统统是我们的央企,就是你们的企业利益。23个部门,多少专家,多少精英,敌不过犯罪分子,这很悲哀。”

  “怎么解决问题,靠谁来解决问题?还是靠23个部门的联席会议。第一,我们要开好联席会议。公安要把牵头的责任负起来,其他部门要积极被牵头,形成合力。公检法、电信、银行这是最主要的几个部门。第二,建议建立一种制度,向人大常委会报告工作。由代表列席参加,看哪些问题是联席会议解决不了的,我们向更高一层反映。第三,要有研究的态度来工作。真的没有本领吗?真的拿不出招来吗?我不这么看。但是一定要有研究的态度来对待这项工作。第四,广东是重灾区,重灾区就应该有大作为。解决不了,代表有权利问责。我们可以质询23个部门中的任何一个部门,包括直属中央的部门。希望大家好好作为,广东要为打击电信诈骗做出贡献。”

  改号可以“嚣张”到什么程度?视察中,有运营商表示,技术难点在拦截境外改号电话,国内的改号电话(也就是“透传”)是可以杜绝的。

  省人大代表、珠海市公安局网警支队副支队长徐飞让陈伟才把手机放到桌子上,然后,徐飞的手机就接到了显示“陈伟才”来电的电话。“这是我请同事,通过‘透传’打给我的,只需要下载一个软件,在电脑上操作,你就可以模拟陈伟才、模拟公检法,模拟任何你想模拟的电话号码。而你们说的可以杜绝的‘透传’改号线路,光我本人,就掌握超过10条,三大运营商都有”。